巴比理财网

他们信奉“回到自然”
更新时间:2019-10-25 16:03 浏览:83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柯罗的风景画,在色彩运用方面,用的最多的是银灰色和褐色调子,因这类色彩具有宁静感,能使灿烂的阳光或弥漫的晨雾展现得更富诗意。热爱自然是画风景的首要条件。柯罗十分热爱大自然,他曾说:艺术就是,当你画风景时,要先找到形,然后找到色,使色度之间很好地联系起来,这就叫做色彩。这也就是现实。但这一切要服从于你的感情。

  这是米勒最重要的代表作,整个作品的手法极为简洁朴实,《拾穗》描写了一个农村中最普通的情景:秋天,金黄色的田野看上去一望无际,麦收后的土地上,有三个农妇正弯着身子十分细心地拾取遗落的麦穗,以补充家中的食物。

  晴朗的天空和金黄色的麦地显得十分和谐,丰富的色彩统一于柔和的调子之中,它像米勒的其它代表作一样,虽然所画的内容通俗易懂,简明单纯,但又绝不是平庸浅薄,一览无余,而是寓意深长,这是米勒艺术的重要特色。

  这幅有着浓郁的大自然史诗味道的风景画,以几颗硕大的橡树为题,大胆运用鲜艳明丽的色彩来表现光的明亮,将巨大的橡树衬托得更加的葱郁茂密,一种雄伟的自然的神奇力量就这样凸现出来。一种豪迈的气质,一种昂然的生机,一种大自然的内在生命...

  杜比尼也曾一度被看成是一个“印象的画派”的首领,因为他的许多作品已摆脱了带有古典倾向和自然主义色彩的如实描绘,而走向大块面的用笔和厚涂(这一发展也使他的作品从荒凉阴郁走向光线明媚、色彩艳丽的景色)。

  《蓝衣女郎》系柯罗晚年的肖像杰作,它完全不同于他在50年代末的构思。这个华贵的世俗女性,非常时髦。她一只手支在桌面的行李上,脸朝一侧望去,另一只手贴在胸前,那一身能体现这个女郎的高贵气度与婀娜体态的蓝色衣裙标志着她的身份和地位,这已经不是写生之作,它那优美的蓝调子使整个画面充溢着象征性光辉。一言以蔽之,它也许正是柯罗晚年的心灵的化身。

  柯罗画于1865—1870年间的《阅读间歇》也许是他最好的人物画。这幅画的主题是浪漫主义的:和他很多幅画中所画的一样,一位妇女一手撑着自己的头,摆出一个娇媚的姿势,仿佛不这样做,失去了这样一个支点,她的脑袋就不能负担自身之重似的。这不仅仅是一幅现实主义的写生画,它更要表现出一种柯罗希望发现的优美、善良和谦逊。

  让·弗朗索瓦·米勒,是法国近代绘画史上最受人民爱戴的画家。他那纯朴亲切的艺术语言,尤其被广国农民所喜爱。米勒发现了平凡的劳动者的诗情画意。他笔下的农夫并不是天国中的亚当和夏娃,他们是疲惫、穷苦、终日操劳的贫困者,衣衫槛楼,肌肤黝黑,佝楼的身躯,粗大的手掌,这便是米勒的美学,这便是米勒要为之呕心沥血地赞美歌颂的法兰西农民的形象。“他们日复一日地劳动,来养育这伟大的民族,他们日复一日地劳动,来缔造这美丽的国家。”

  《枫丹白露之夕》也许是泰奥多尔·卢梭最著名的作品。画面上,几株大树、交叉的树枝、片广大的平原、牛羊、池塘、浮萍,很宁静,很典雅。构图和谐,色泽丰润,可这画面的构图和设色太古典。一切都在竭力表现一种理念——对自然的向往和赞美。

  巴比松画派是活跃于法国19世纪30—40年代的风景画派。巴比松是位于法国巴黎南部的一个小村子,在著名的枫丹白露森林的进口处,以风景优美著称。当时法国一些青年画家,主张描绘具有民族特色的法国农村风景。他们陆续来到巴比松一带作画,有的还定居下来,形成了画派。他们信奉“回到自然”,热情洋溢地倾诉了对自然风景的诗意感受。

  在泰奥多尔·卢梭的《有船夫的风景》,我们又窥见了画家内在的情感——孤独而安静,充满期翼和渴望。这期翼和渴望,来自对寂寞和孤独的从容、也来自对自然的热爱。

  柯罗怀着深厚的感情去仔细的观察,对大自然加以认真的体味。因此,他的风景画朴实无华中蕴含着浓浓的诗意。他的风景画不事夸张,不施艳丽色彩,描写的大部分是色调柔和的清晨或傍晚,有时画面还笼罩在轻烟薄雾之中,其寂谧、优美之感有如梦境。有些风景画中还加上了一些神话或传说中的人物,为画面增添了活力。以风景画见长的柯罗堪称法国19世纪中期描绘风景的大师。

  在这幅《芒特的嫩叶》上,虽仍能看到柯罗的风景画所常有的弯曲树枝,但它在整体中没有人为因素。通过这些细树枝,人们看到的是一幕色调细腻多变的、充满春意的现实。整幅风景用的是变化复杂的灰暗色调,唯一明快的色点是绽在树干上的嫩芽与小叶。细细地品味,会使人感受到它的清新与明丽。

  除了风景画之外,科罗还画过许多精采的人物画,像《戴珍珠项链的女人》、 《读书的间歇》、 《钢琴旁的蓝衣妇人》、 《骑马的地亚兹》等。他所画的人物自然生动,作画时不拘泥于细节的刻划, 而善于以概括的笔法速写一般捕捉对象在生活中的姿态,因此别具一格。

  让·弗朗索瓦·米勒,是法国近代绘画史上最受人民爱戴的画家。他那纯朴亲切的艺术语言,尤其被广国农民所喜爱。米勒发现了平凡的劳动者的诗情画意。他笔下的农夫并不是天国中的亚当和夏娃,他们是疲惫、穷苦、终日操劳的贫困者,衣衫槛楼,肌肤黝黑,佝楼的身躯,粗大的手掌,这便是米勒的美学,这便是米勒要为之呕心沥血地赞美歌颂的法兰西农民的形象。“他们日复一日地劳动,来养育这伟大的民族,他们日复一日地劳动,来缔造这美丽的国家。”

  在乡村的湖边,一个晨雾初散的时刻,清新的晨风交融着湖面散发的水气,朦胧一片,温润的花草和林木的枝叶吐露着芳香,被风吹斜的古树覆盖画面大部空间,画面中间景色是一片平滑如镜的湖面,透过薄雾的阳光洒在湖面和草地上,四处绽开的小花,映衬着茸茸绿草,更显现出大自然的无穷魅力。

  米勒一生留下作品不多,他从 1840 年至逝世的三十多年间,所作的油画约仅八十幅。米勒的作品刻划出他当时那个时代一般平民的人心和思想,表现了近代思想,是位高贵而不朽的人性画家。他出身农民,一生描绘农夫的田园生活,笔触亲切而感人。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